日照通-上网第一站

搜索

女游客日照一景区参加速降坠亡,起诉索赔18个月法院未开庭

2016-9-4 11:00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581| 评论: 0

摘要: 2014年11月,张冰玉在山东五莲县九仙山风景区参加速降活动,意外坠亡,两名无资质的速降教练后因过失致人死亡罪被判刑。2015年3月,张冰玉家属向五莲县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,追究涉事教练及其所属俱乐部的民事赔偿 ...

2014年11月,张冰玉在山东五莲县九仙山风景区参加速降活动,意外坠亡,两名无资质的速降教练后因过失致人死亡罪被判刑。2015年3月,张冰玉家属向五莲县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,追究涉事教练及其所属俱乐部的民事赔偿责任,随后又对景区追加赔偿诉讼。然而,法院受理至今18个月过去,却迟迟未开庭。

图为逝者全家福照片

9月1日,五莲县人民法院有关负责人回应称,案件正在审理,会尽快安排开庭审理;迟迟未开庭因此案相对复杂,被告众多,各种手续较繁琐。

无资质教练解开保护绳致游客坠亡,两人被判刑

五莲县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(2015)莲刑初字第40号显示,2014年11月22日,山东青岛籍的张冰玉参加单位组织的速降活动,活动由青岛千里远东俱乐部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千里俱乐部”)承办,活动地点位于五莲山九仙山风景区。

张冰玉的母亲说,女儿在高近47米的小山峰参加速降活动,在降落到一半时,教练解开了保护绳致其当场坠亡。

判决书称,千里俱乐部临时聘用户外运动爱好者曹某某(无相关资质)作为教练,事发时,曹某某做出常人难以理解的解开上方绳索,而非收起下方绳索的举动,致张冰玉高处坠地受伤死亡。曹某某因过失致人死亡罪,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半。

另据五莲县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(2015)莲刑初字第87号显示,千里俱乐部安排被告人于某具体负责组织实施本次活动并担任教练(无相关资质)。于某因过失致人死亡罪,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。

民事诉讼18个月未开庭,采访当天即传唤开庭

2015年3月、4月,死者家属先后对千里俱乐部和涉事教练以及景区提起民事诉讼。

死者家属向澎湃新闻提供的《民事起诉状》和《追加被告申请书》显示,千里俱乐部法定代表人被索民事赔偿合计961359元,教练于某和临时聘请的教练曹某某等人被诉求承担连带赔偿责任;五莲县九仙山风景区、五莲山水旅游发展有限公司被申请承担连带赔偿责任。

五莲县人员法院出具的诉讼费票据。

2015年3月10日,五莲县人民法院向原告出具了诉讼费专用票据,案由为“生命权、健康权、身体权”。

“很简单的民事诉讼,不知为何拖了这么久,到现在都没开庭。”死者家属告诉澎湃新闻,今年4月,五莲县人民法院曾通知代理律师准备开庭,但在临近开庭时又取消了开庭,也未告知明确原因。

五莲县人民法院有关负责人向澎湃新闻解释称,上述民事诉讼案件正在审理,会尽快安排开庭。“没有开庭审理有很多原因,被告比较众多,手续比较繁琐,(法院的其他)案件也比较多”。

采访当天,五莲县人民法院出具了开庭传票。

9月2日,死者家属向澎湃新闻发来盖有五莲县人民法院红色印章的《传票》,对“生命权纠纷”一案传唤代理律师于2016年9月20日9时开庭。《传票》所附时间为8月31日,即澎湃新闻采访五莲县人民法院的首日。

景区:加强对速降经营的监督,不清楚双方是否签协议

五莲山旅游风景区是追加被告。景区管理委员会办公室工作人员9月1日告诉澎湃新闻,游客速降坠亡事件发生后,正在走法律程序,法院已判定了刑事责任,对于景区被追诉要承担的责任和赔偿,其表示不清楚。

该工作人员表示,千里俱乐部属于违规操作,没有按照流程来,造成这一事故;事情发生后,景区管委会对进驻景区经营速降的公司加强了监督、提醒。

“景区和承办速降的公司有协议、合同的,要做速降的话,每个公司都可以来做。”该工作人员称。当问及千里俱乐部是否与景区签过合同协议,其以“不太清楚”作答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返回顶部